查看: 842689|回复: 195

[我要爆料] 如皋市下原镇马玉生:举报干部违法——我被干部害成了终身残废却投诉无门我冤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4-19 10: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举报干部违法——我被干部害成了终身残废却投诉无门
   我冤枉,我冤枉啊!……      
我想大哭一场,但我已经没有了眼泪!悠悠大中华,公平正义在哪里?法律又在哪里?因我举报反映镇村干部违法违纪向农民乱收费而遭到打击报复——先后多次遭到干部绑架关押到疯人院。干部他们通过非法设立,根本就没有鉴定资格的非法司法鉴定组织给我强行扣上了神经病人的帽子而把我害成了终身残废,丧失了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我当地广大农民群众都可以对此作证),我们为此被干部给害得险些家破人亡却投诉无门、有冤无处伸!那些犯罪分子目前仍然逍遥于法外!……

                                                              维 权 遭 报 复

2008年8月12日上午,在家人的陪同下,我到如皋市人民检察院去查询案件的办理情况(注:由上级有关部门批转下来)并第三次向检察院报案。没想到,就在我们回家后不久,也就是在12日当天下午,在如皋市信访局的授意下,趁着夜色黄昏,下原派出所警察一行近20人分乘多辆警车径直开到我家门口,另外还有驾驶摩托车来的。在没有出示任何证件,没有拘留证、没有逮捕证的情况下,他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已经被政府干部害成终身残废、被害得患有肝硬化等多种严重疾病的我用暴力强行拖上警车,为了不让我当地村民进现场阻拦,派出所派人拦在半道上(我当地广大村民都可以对此作证),下原派出所以上类似行为曾发生过多次。就这样,12日当晚,我被派出所和镇干部他们再次给强行关进了如皋市另一家精神病院——如皋市第二人民医院。因举报干部违法,这已经是我第4次被干部他们给强行关进精神病院。在那精神病院里,我被捆绑了整整一夜,直到8月13日上午9时多,绑绳被解开。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随后,我又被下原镇干部和派出所给转到了如皋市政府专门为投诉举报反映问题的上访人员举办的所谓的“法制教育学习班”(那“学习班”里当时还有其他好多上访人员)。在那里,我又被关了3天,在得知我的病情并给我做了检查后,15日晚上我才得以回到家里,以致造成我消化道大出血等。并且我家人还为此被逼写下了保证书(有据为证)。8月16日上午,下原派出所警察环留兵及村干部等人来我家警告我,规定我从此不得擅自离开家门半步!
对于这次报复行为,下原派出所拒绝作任何解释,他们只说是领导让这么干的,他们是在为政府办事,替政府分忧。而下原镇干部所说则更令人匪夷所思。12日那天上午,家人陪同我去如皋市检察院的事情经过他们竟然知道得一清二楚,因为他们说如皋市检察院有我们当天去过的监控录像,……

                                《农业税条例》废止违法乱收费照旧

我冤枉、我冤枉啊!公平正义在哪里?法律又在哪里?事情还得从头说起。我叫马玉生,男,汉族,1969年生,高一文化,家住江苏省如皋市下原镇沈阳村十五组。我是一个农民。多年来,中央三令五申,一再强调要求把“三农”工作放在全党工作重中之重的位置,……而恰恰相反,在我地,一直以来,农民负担却不减反增,干部他们年年巧立名目,变本加厉,层层加码,年年大幅度加重农民负担。根据第92号国务院令《农民承担费用和劳务管理条例》,《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法》,《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切实做好减轻农民负担工作的决定》等法律法规的规定,由此可知,我当地镇村等部门干部每年强行向农民收取的有关农民负担收费中有85%以上收费是非法的,即每年有绝大部分项目和收费都是违法的,每年的违法乱收费现象非常严重。比如“市交通费”,“大交通捐资”,“杂工费”等等很多违法乱收费项目(注:有每年的《农民负担监督卡》及卡外收费项目单据等为证)。农民负担越减越沉重。沉重的农民负担压得农民们喘不过气来,农民群众苦不堪言,怨声载道,反映十分强烈。如皋市政府大门被忍无可忍的大规模集体上访农民群众封锁过多次,……要知道,以种地为生靠天吃饭的农民群众挣钱是多么不容易啊!
自06年1月1日起《农业税条例》废止农业税赋取消后,国家给予种田农民的涉农补贴农民们非但拿不到(自03年至10年8年间只拿过5次还不全)。相反,我地县(即如皋市)、镇村等部门干部目前每年(包括农业税赋取消后的06年至10年)仍然在巧立名目以各种名义大肆强行向农民乱集资,乱摊派,乱收费,非法加重农民负担!而我地镇村等部门干部每年强行向农民收了钱集了资却几乎什么事也不干,很少甚至多年来并不为民办实事,不为民服务,多少年来一直如此,目前依然如此。农民群众至今走的仍然是烂泥路(注:有些已修建的村道路即砂石路还是由农民自己出资修建的)。甚至就连《义务教育法》“两免一补”等免费义务教育法律法规也根本就没有得到落实,各中小学校违法乱收费现象依然很严重(乱收费却不给学生开具收费发票)等等等等,总之,党在农村的强农惠农等方针政策在我们这里有绝大部分根本就得不到落实。

                                                                举 报 遭 报 复

朱鎔基副总理在九届人大一次会议上曾经讲过:“巧立名目向农民乱收费非法加重农民负担就是腐败现象……”(注:具体讲话内容请参照“朱鎔基副总理1998年3月在九届人大一次会议辽宁代表团的讲话节选”一文)。
我的家境原本就十分贫寒。我们一家3口人,我是因为一场重病(乙肝大三阳)而于1988年从一所重点中学含泪休学回家的,当时我正念高一年级。可是,因家庭生活困难等种种原因,从我离开学校的那一刻起,我就再也没能回到我那连睡梦中也念念不忘的校园里去读书,为此,我偷偷哭干了眼泪。以种地为生(几亩薄地)老实巴交的我的父母亲已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为了给我治病,多年来,我们一家人一直在艰难困苦中苦苦挣扎,……
我因病休学,我们连看病都看不起。我们实在交不起那些沉重的农民负担收费,被逼无奈,我就举报干部他们违法向农民乱收费。没想到,在2001年8月8日上午9时许,如皋市信访局却让我村村主任扬海兵(此人是买来的官)等人以南通市政府派来人解决问题为幌子把我从家里给骗出去,然后下原镇党委副书记毛建国等几名镇村干部和几名下原派出所警察从半路上把我强行拖上一辆汽车并给绑架关押到如皋市一所疯人院即如皋市江滨精神病院而让我受尽了种种非人虐待和痛苦折磨……。对于我的举报投诉,违法乱收费和遭报复问题非但一直得不到查处解决,相反,我却因为举报投诉而接二连三于01年、03年、04年、08年等先后多次遭到了干部的打击报复。现在我一看到警车就怕得要命,浑身发抖,……
2003年11月20日,我前往南京准备向新闻媒体和有关方面投诉我遭到干部打击报复的事件。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我们下原镇政府信访办公室主任陈大华和卞亚东等多名下原派出所警察等一行6、7个人却一路追踪到南京,从半道上第二次把我给绑架关押到如皋市江滨精神病院……

                                                        泯 灭 人 性    非 人 虐 待

干部他们先后多次从半路上把我给绑架关押到疯人院而使我受尽了种种非人虐待和痛苦折磨。也就是在2001年,在那疯人院里,因精神病药物过敏中毒而差点被害死,当时我被害得已经奄奄一息,干部他们却乘人之危逼着我写下了保证书,保证从此以后永远不再继续举报投诉,否则就决不进行转院抢救和放人,为了尽快让我离开那精神病院而转院进行救治,当时我的家属也被逼写下了保证书……

                                                                    秘 密 人 间 地 狱

在那疯人院里,他们每天24小时都用铁门把我给锁在一间5平方大小臭气熏天的房间内,铁门,铁窗,铁锁。饭每天都是从铁门缝里塞进去的,……那饭连维持生命也很勉强。在那疯人院里,我被关押有575天。我跟精神病院工作人员讲道理要求放我回家,病区主任周志龙等人便把我的双手双脚都捆绑固定在长椅上给我触电。通上电源,立刻我浑身就象有无数把刀子在割肉一样痛苦难受,嘴里发出一阵阵啊、啊、啊的惨叫声,如撕心裂肺般地痛苦嚎叫,……令人生不如死!可我却动弹不得。痛苦使我的脸都扭曲变了形(他们耻笑我在扮鬼脸),而那些医务人员则责问我要不要回家了,……
我半夜写信向外界求救被发现,随后便遭到了触电并要我交出笔和纸的来源,并因此先后多次遭到触电,如皋市信访局黄(音)副局长及镇干部陈大华和派出所警察等还因此专程到江滨精神病医院去当面跟我调查我的信是怎么寄出去的,……在那疯人院里,他们前后一共给我触电六十六次。就在我的腿被他们打断以后,他们还把我捆绑固定起来触电多次,我曾被害得几次差点就丢了性命。他们每天都强迫我吃大把大把的精神病药,不吃药就要遭到工作人员的殴打或触电,并给我打针残害我。因精神病药物过敏中毒,吃了药以后整个人感觉很痛苦难受并造成我严重便秘,原本每天一次的大便变成一个星期左右才能解一次,并且还要用手指使劲抠,解一次大便要几个小时;而且吃了精神病药使我浑身发僵发硬,造成我头颈丝毫不能转动,手臂、腿根本无法弯曲并肿大,需要在注射解药以后才能慢慢缓解症状,如此反复;吃了药最难受的还要数心脏,因无法忍受痛苦,我曾多少次用头去撞墙,……我曾多次差点就死去。2005年1月的一天,因吃了精神病药以后而无法忍受痛苦,我就用脚踹铁门要求放我回家,随后我就遭到病区主任周志龙等人的毒打。现如今我已经被精神病院工作人员打成了终身残废,丧失劳动能力,生活不能自理(目前我的断腿已严重变形,偏离正常位置50℃以上,呈畸形,医院说已无能为力救回我的断腿,终身残废早已成定局,待评残)。
在那疯人院里,精神病院工作人员把我的腿打断以后一直拒绝给我做接骨治疗,原因是他们说把我的断腿治好后我还会去投诉控告,并说让我残废了看我还怎么去投诉!当时我的腿被打得已严重变形,偏离正常位置50℃以上,断骨凸在外面,血肉模糊,他们非但一直拒绝为我做接骨治疗,反而每天24小时依然用铁门把我锁在里面,连一个服侍照料我的人都没有,我疼得要命……而且在那疯人院被关押期间,我一直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他们一直都不允许家人和我见面,甚至就在我的腿被他们打断以后被锁的半年多的时间里,我的父母亲两位老人望眼欲穿,眼泪汪汪想看一眼他们的孩子都伤得怎么样了,而如皋市信访局却也一直不允许。在我的腿被打断以后,我的家人曾多次强烈要求把我接回家治疗,但每次都遭到如皋市信访局的断然拒绝。而江滨精神病院领导则称:“人是如皋市信访局送来的,必须要由信访局来接人!”,直到我的断腿在不给做接骨治疗的情况下锁了半年多让我变成了终身残废人以后(而在当时,我已随时可能会出现生命危险)。在我家人的强烈要求下并被逼写下保证书后,我才得以从那非常恐怖可怕的人间地狱里出来。当时从那疯人院出来时,我全身长满厚厚的污垢,浑身散发出一阵阵刺鼻难闻的恶臭味……在那疯人院里,我还遭到他们的凌辱,由于当时我绝食不肯吃饭,精神病院工作人员就把我的双手双脚都捆绑固定在长椅上给我触电,边触电边往我嘴里给灌尿,……我九死一生闯过一道道生死关能够侥幸活着出来已经是很幸运了。现在我每天晚上尽做恶梦,恶梦惊醒发现自己已被吓出一身冷汗。我只知道生不如死,但我死不瞑目!
由于在疯人院长期的非人虐待和痛苦折磨,使我的身心健康等已受到严重摧残和伤害。因精神药品过敏中毒和触电等对我造成的伤害,使我的身体先后出现很多不良症状,如:吐血,胸闷气短,脸、四肢严重肿胀、便血等等,有好几次差点就死去,后来从疯人院出来以后,经医院检查诊断,我被害得全身各个脏腑器官几乎都不同程度地患上了各种严重疾病。比如:肝硬化,肝脾肿大(医生建议住院手术),萎缩性胃炎等等疾病(入“疯人院”之前,医院检查我肝功能基本正常,临床辅助检查正常等等)。对于我们这个家庭来说,家里根本就拿不出钱来治疗。我每天的小便就像浓茶一样的颜色,整个人感觉非常痛苦难受,根本不想吃东西……

                                              如此险恶用心——2万元放人

在我被干部从家里给骗出去并从半路上给绑架关押到疯人院以后,我当地广大农民群众非常愤慨,几十名农民群众集体跑到下原镇政府去为我讨个说法,可下原镇毛建国等镇领导却强行要求这些农民群众派代表为我担保,担保把我从疯人院里放出来以后永远不再继续举报,而且下原镇干部陈大华他们还强行要求我家属要交2万元押金并写下保证书才能放人。干部他们先后多次把我从半路上给强行关押到疯人院甚至连我家人(即“患者”监护人)都不知情,更没有我家属到场和签字。而且干部他们自始至终也一直没有通知我家里人,甚至在我家人找到干部他们要人的时候,干部他们却拒不承认,我七十多岁的父母亲反而还遭到干部的殴打。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们曾多次报警却也没有人管!……我的七十多岁的父母亲两位老人天天去找如皋市信访局等部门要人,他们的老泪都流光了也无济于事,两老人还遭到干部他们没有人性的对待,……

                                                                       事 有 蹊 跷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早在我被干部给强行扣上神经病人帽子并遭到打击报复之前,其实如皋市信访局早就预谋对我采取报复措施。我举报干部向农民违法乱收费,干部说我有神经病。在2000年6月1日,如皋市信访局让村干部张成龙把我从家里给骗出去,然后由如皋市公安局政保大队公安人员魏保金,下原派出所领导陈彬及下原镇抓政法的镇党委副书记毛建国等有关部门干部人员曾用警车把我送到江苏省镇江市司法鉴定机构进行过精神病司法鉴定,经三名精神病鉴定专家鉴定,鉴定结果是一切正常,司法鉴定结果证明我根本就没有精神病。但干部他们和公安部门却一直拒绝把镇江的这份司法鉴定报告书给我们(注:本人无精神病家族史)。

                                                     精神病源于举报干部违法

为了阻止我继续举报,为了打击报复加害于我,一年后,也就是在2001年7月21日,如皋市信访局干部他们却把我从半路上给关押到下原镇派出所内(当时关了50多个小时)。在此期间,他们让时任下原镇人大副主席的胡欣荣等干部跟我面谈,他们逼着我承认今后永远不再继续举报,否则是没有好下场的,并同时许诺给我好处,在先后多次跟我面谈并遭到我严词拒绝的情况下,两天后,也就是在2001年7月23日,如皋市信访局干部便将我带到“通州市信访局”(而不是司法鉴定机构)并无中生有、捏造事实,采用不法手段通过非法设立、根本就没有鉴定资格的南通市一家非法司法鉴定组织给我强行扣上了神经病人的帽子,也就是如皋市信访局以“下原镇人民政府”的名义给我做了一份非法虚假精神病司法鉴定书。就这样,我无缘无故竟然在眨眼之间莫名其妙患上了神经病。紧随其后,我就于2001年8月8日开始并接二连三遭到了政府干部打击报复。法律专家指出,该非法司法鉴定组织其鉴定行为是非法无效的,是无效鉴定。其出具的“精神病司法鉴定报告书”存在以下诸多违法:
第一:根据法律《司法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国务院公报司法部令第62号,于2000年10月1日起施行]第二条第二款,第三条第三款,第三十二条,《司法鉴定人登记管理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许可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之有关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未经登记,非法从事司法鉴定业务的,行政机关应当依法查处并给予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由此,给我出具所谓“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报告书”的司法鉴定组织是非法设立的,因为它是一个未经主管行政机关行政许可,未经审核批准登记的非法司法鉴定组织。根本就不具有鉴定资格  [有相关部门出具的书面答复材料为证。关于在答复材料中提到的《精神疾病司法鉴定暂行规定》(卫医字【89】第17号)文件,随着《司法鉴定机构登记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的先后出台,该文件早已作废,况且它只是文件而不是法律]。
第二:根据相关法律法规,司法鉴定必须在诉讼活动中进行。
第三:根据法律,下原镇政府根本就没有对我(公民)进行委托司法鉴定的权利,其委托和第三方接受委托行为都是非法的。
第四:司法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等等。
关于“司法鉴定”法律是这么规定的:“司法鉴定是指在诉讼活动中鉴定人运用科学技术或者专门知识对诉讼涉及的专门性问题进行鉴别和判断并提供鉴定意见的活动。”
自从如皋市信访局有计划、有预谋给我强行扣上神经病人帽子以后,就等于给我上了一道紧箍咒。随后,我便遭到了报复而被干部绑架到疯人院。并接二连三于03年、04年、08年等先后多次遭到打击报复。多年来,只要我一举报干部乱收费,只要我一投诉伸冤,干部他们就会立即把我给绑架关押到疯人院,只要不举报投诉他们违法我就没了神经病。并且多年来,我就一直都处在镇村等部门干部人员的监视之下,目前依然如此,失去自由。平时三天两头要么就是镇干部开着汽车要么就是派出所警察开着警车到我家里来,对我进行监视、恐吓威胁(注:我当地广大村民都可以对此作证)。我就象一个杀人逃犯,失去自由,终日惶惶不安!
我们连看病都看不起,被逼无奈,多年来,我曾不下二百多次写信向县(即如皋市)、市(即南通市)政府、纪检、监察、纠风办、农工部等各级有关部门多次举报投诉过我当地农民负担过重问题和遭干部打击报复事件(有据为证)。但是,却一直杳无音讯,石沉大海。检察院也一直不给任何答复!面对上面各有关部门的批示,陈惠娟等市领导根本不予理睬。多年来,地方县、市各相关部门一直都没有人来调查处理,相反,被害人反而又再次甚至多次遭到打击报复!正如那些犯罪分子所说:“你的投诉转来转去到头来还是转到如皋、南通来处理,最后还是由我们来处理,你就别做美梦了!”。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我的那些投诉举报材料竟然都到了对我进行打击报复的那些干部手里。我们甚至曾十多次报警却也没人管! 相反,在我生病的情况下,公安机关还以“煽动扰乱社会秩序”为由将我拘留,并在去看守所的路上对我施以毒刑。在我向上级有关部门报案后,2007年2月12日上午,却遭到来自如皋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警号为065687陈警官和陈大华等那些干部一起上门来我家进行恐吓威胁,他们一唱一合,那陈警官跟我说:“我看你还是待在家里比较好,待在家里有人服侍照顾你,要是换了环境那可不太好,······”。我的年迈的父母亲甚至还遭到如皋市政府驻南京办事处多名工作人员的群殴。2007年4月,全国人大代表江苏人民广播电台编辑记者束鹏邺同志将我的投诉材料转给时任如皋市委书记的陈惠娟同志(已晋升为南通市副市长、如皋市委书记)以后非但一直杳无音讯,相反,那些签字盖章证明我没有精神病的村民却也因此遭到了恐吓威胁……干部他们是有恃无恐,十分嚣张!如果被害人继续向上投诉到头来命运将会更惨!精神病院常常是人满为患!

                                    骇人听闻——这样的“神经病”如此之多

上访投诉举报反映问题都成“神经病人”。就在关押我的那个疯人院里,陆陆续续不断有上访投诉举报反映问题的农民被干部给强行关押囚禁到精神病院,且愈演愈烈。比如,有如皋市二案乡的薛明红,磨头镇的谢同梅,常青镇的李同山,朱丛林,下原镇的周长贵,吴国平等等众多无辜百姓。精神病院常常是人满为患!一个又一个好端端的农民,在没有“患者”监护人同意,没有“患者”监护人的到场与签字,甚至连“患者”监护人都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干部他们给骗到半路上或从投诉反映问题的半路上或从受害人家里给绑架关押到疯人院而遭到种种非人虐待和折磨!有很多很多被害人及其家属、亲戚朋友和被害人当地广大群众等指证政府干部的违法犯罪行为!且他们有命案在身。

                                                         分工明确   各司其职

这些无辜的受害人无一例外都是被如皋市信访局给强行按上精神病人帽子的。他们分工明确,由如皋市信访局统一给上访人员强行扣上神经病人的帽子,然后由各个乡镇政府、派出所负责报复行为的具体落实。他们残害的都是些弱势群体,这些受害人分属于如皋市不同乡镇。而被害人竟然是有冤无处伸!
2010年11月28日上午9时多,下原派出所所长张国平(兼下原镇镇长)、下原镇信访办公室主任陈大华等人带领下原派出所那帮人开着警车和轿车来到我家,张国平和陈大华气势凶凶地进门就对我破口大骂:“你是个畜生、是豺狼,你吃的屎,要不是我们,你早就死在那医院(精神病院)里了,你若再敢闹事(维权),就将你再送到精神病院进行治疗,……”,有在场众多群众可以证明。并且,派出所还对我发出严重警告:“下次再来可没这么客气!!!”
一场场生死劫难,使我如同从棺材里爬出来一样,死里逃生差不多两世为人,让我生不如死。现在我每天晚上都尽做恶梦,恶梦惊醒发现自己已吓出一身冷汗……罄竹难书!火上浇油的是,自从我的腿被他们打断并在不给做接骨治疗的情况下锁了半年后,并被逼写下保证书从疯人院出来以后,我的年迈的父母亲实在承受不了现实和打击,两位老人几乎天天以泪洗面并三天两头很痛苦伤心地对我说,他们说我不但被害成了残废人,而且还被害得染上了这么多严重疾病,他们说我只有死路一条,实在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干等着死神的降临。两位老人还常常泪流满面、老泪纵横地对说我,他们二老对今后的日子已没有任何指望了!相反,他们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还要抚养我这么个残废人!……听了两位老人的话,我痛不欲生,犹如在我的伤口上又撒下了一把盐。我能理解两位老人的心情,是我对不起他们,是我连累了他们,我现在只能对他们二老说:“敬爱的父亲、母亲,儿子对不起你们!如果有缘,养育之恩来世再报!”。
我感觉苍天留给我的时间已经不是很多。我冤枉、我冤枉啊!可那些犯罪分子目前仍然逍遥于法外!而法律援助部门却又不给办。我很痛苦绝望,我不知道,我们该怎么办呢?相反,那些政府干部及派出所警察却三天两头上门对我进行恐吓威胁,要将我再关押到精神病院,不允许我们正当维权。镇干部陈大华恶狠狠地对我说:“我看你离死也差不多了,你去死吧,早死早好,别在这世上丢人现眼,你死了天下也就太平了,……”。
因为无钱治病,现在我每天都处在病痛的折磨之中,病情进一步恶化,生不如死,我们一家人也每天都处在痛苦煎熬之中,我们没有钱进医院,没有钱吃药,没有营养……医院多次要求我住院治疗,可我们已经是走投无路!
在市委书记陈惠娟的强硬领导下,政府(干部)拒绝给我们赔偿,拒绝对我的人身损害进行治疗,申请医疗救助也遭到拒绝,政府干部欲置我于死地!我很绝望!!!病魔与痛苦折磨得我生不如死,我曾多少次想到过去死,以解除一切痛苦,但我死不瞑目!因为那样我将会非常痛苦地含冤、泪于九泉之下!……我不知道我还能活(撑)多久?
广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对以上所述内容的真实性负一切法律责任!(我有大量的人证、物证等证据证实),请调查!现请求舆论监督,请求社会监督!
公平正义在哪里?法律又在哪里?我们是弱势群体,蝼蚁般小小的农民,且我是一个被害得半死不活的残废的农民,我们没钱,没势,没地位。都说邪不压正,恐怕在我们身上要破例了!叔叔阿姨,兄弟姐妹们,我们该怎么办呢?
我的身份证号码:320622196912033116,
联系电话:13921680604(电话已遭到监控),

39695654_54429613.jpg

IMG_20151202_104455-2拍下来的遗书.jpg
                 江苏省如皋市下原镇沈阳村十五组  被害人:马玉生


IMG_20160407_101530-1信访局高建平指令.jpg
陈主任:
请对吴国平的收治情况给予全面考虑,如情况良好,一是写好保证,二是缴好押金,三是请人担保,即可。
                                   
                                                                                                    高建平
                                                                                                            11.22
注:(这是如皋市信访局局长高建平20071122日给下原镇信访办主任陈大华下的指令。对被关在神经病医院的吴国平下的)
吴国平也是因上访维权被关神经病医院,(2007820—2008年元月15日)(20081221—20101115日)历时800多天,受尽折磨。以后单独上网曝光。


                                     注:2016.4.19日发贴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0 07:46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上网诉求各级领导、执纪执法部门重视,依党纪国法坚决惩治腐败,将贪腐官员赶下马,绳之以法,让老百姓真正充分感受到党纪国法的严肃性。寻求众多媒体协助曝光……

回复 支持 6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1 13:07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2482920719 发表于 2016-5-10 07:36
寻求各级领导、执纪执法部门重视,依党纪国法坚决惩治腐败,将贪腐官员赶下马,绳之以法,让老百姓真正感受 ...

这个国家不行了,可能有人要起义了
回复 支持 5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07:00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村官就是村霸,村里的支出从不公开.无语…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可怕。。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0:17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关人员出面解释一下呀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4-20 18:32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可怜,支持楼主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10:31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天那!这种事非同小可!互联网友会支持的。、党的败败类、早晚会清除出去的,不是不报1的时间未到:免兔尾长不了。古今坏官没有下的!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3 18:12 | 显示全部楼层
发帖上网诉求各级领导、执纪执法部门重视,依党纪国法坚决惩治腐败,将贪腐官员赶下马,绳之以法,让老百姓真正充分感受到党纪国法的严肃性。寻求众多媒体协助曝光……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2 21:18 | 显示全部楼层
根据2015513日国家信访局:不能把上访人员当维稳对象。
根据中共中央《建立健全惩治和预访腐败体系2013—2017年工作规划》……
对那些故意残酷伤害老百姓利益的贪腐官员必须严肃处理。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0 07:36 | 显示全部楼层
寻求各级领导、执纪执法部门重视,依党纪国法坚决惩治腐败,将贪腐官员赶下马,绳之以法,让老百姓真正感受到党纪国法的尊严。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2 21:51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20160422_100636.jpg


这就是被残酷迫害4次关进神经病医院575天受尽折磨至终身残废的马玉生家的简陋平房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4-23 11:12 | 显示全部楼层
IMG_20160422_100636.jpg
这是马玉生家唯一居所——清贫平房
回复 支持 2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6-5-16 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长期被村、镇、市三级贪腐官员残酷迫害的朱德生、张凤鸣再次网上诉求各级领导、执纪执法部门重视,依党纪国法坚决惩治腐败,将贪腐官员赶下马,绳之以法,让老百姓真正充分感受到党纪国法的严肃性,寻求众多谋体协助曝光……

回复 支持 3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1 16:19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严惩这帮禽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1 16:19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严惩这帮禽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1 18:18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人民的蛀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1 22:55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梦醒@微信 发表于 2016-5-21 16:19
严惩这帮禽兽

下原镇就这个样子了每年国家通村公路设有拨钱吗?结果是什么样子啊?进村道路老百姓自己掏钱修国家的拨款去哪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1 23:00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石泉立邦,米兰 发表于 2016-5-21 22:55
下原镇就这个样子了每年国家通村公路设有拨钱吗?结果是什么样子啊?进村道路老百姓自己掏钱修国家的拨款去 ...

还有国家每年拨的河道清理款也不知去向何处!到夏天就是做个样子,不信你们可以去腰庄二十一组去看看.现在成什么样子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06:11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有的干部就是这么腐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07:00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村官就是村霸,村里的支出从不公开.无语…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07:00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的村官就是村霸,村里的支出从不公开.无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12:12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国家拨款都被贪污了,哪还有钱给村名修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12:12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这些我们拿什么爱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6-5-22 12:23 来自南通热线app | 显示全部楼层
诱惑z堕落 发表于 2016-4-20 10:17
好可怕。。

太可怕了!领导干部怎么这样?太吓人了!没人来查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opyright ©2014 南通热线 All Right Reserved.  Powered by nt.cc!  ( B2-20100110-23 )

本站信息均由会员发表,不代表南通热线立场,如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帖投诉 QQ

法律顾问:上海申浩(南通)律师事务所,咨法豆·法律公共服务平台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